从“成绩恐慌”引发杀师案看法制教育短板

2月4日上午8时许,邵东创新实验学校高三班主任滕某,在办公室约谈学生龙某及其家长时,被龙某持水果刀杀害.据邵东当地知情人士介绍,嫌疑人龙某因考试成绩不理想,班主任叫了家长,案发当时,班主任正在学校办公室做思想工作.目前,嫌疑人已被刑拘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

这次是两个相对年轻的生命为“应试教育”买单.邵东创新学校49岁的高三班主任滕某在办公室约谈学生龙某及其家长时,被18岁的该班学生龙某持水果刀杀害.

看新京报新闻报道的时候,有一些信息很值得我们关注.“龙某就读的高三97班,该班是学校尖子班,共有90人”,学月考试有两科成绩出炉,龙某只得了7分和9分,认真起来重点大学稳得住,就算不认真也能考二本.


透过这些信息让我们看见了“高中校园是没有硝烟的战场”.跑步进教室、去食堂、上厕所,试卷如满天飞的雪花,闻鸡起床,星冷而眠……学生们就是这样天天“拼命”;比学生还拼的是老师.吉林市松花江中学的女老师崔燃打着吊瓶上课、四川省绵阳市富乐中学的王兴燕老师由丈夫背去上课……她们是病不起啊,一个老师上多个班,一个班动辄八九十个学生.无论是学生的“快乐学习”还是老师的“寓教于乐”,其实都是为了“成绩”而“苦中作乐”.

龙某杀师折射当代高中生的“成绩狂欢症”.龙某月考有两科只得了7分和9分,这在尖子班算是“奇耻大辱”了,被老师谈话、请家长,老师做错了吗?没有,而且这位老师还是深得学生爱戴的,老师被杀学生们掩面落泪,龙某和老师也没有矛盾.但是因为一次外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月考,却发生了杀师惨案,实际上则是应试教育下的“成绩恐慌症”.在唯“高考论英雄”的鞭子挥舞之下,学生们、老师们像一群羊被赶着拼命往前跑,谁也不愿意落后,任何一次考试的闪失都会触动绷紧的神经.一个学校至少97个班,一个班90个成年学生聚在一起,想一想办学规模是多么的“浩浩荡荡”,那些怀揣重点大学梦的孩子就像是涓涓细流汇集到了一起比“成绩”,造就了畸形的“超级中学”,也成就了畸形的教育观.

期待法制课本进课堂.当师生有了“成绩恐慌症”后,就会忽略道德、法制教育,出现校园暴力频发、青少年犯罪.我们国家从一五普法,再到今天的六五普法,法制建设走了几十年的弯路,一五普法的人如今都是社会建设的中坚力量,可是普法成果呢?有但不明显,原因就是法制建设就像修摩天大楼,不仅是普法员的责任,更是教育的责任.把法制课本带进课堂,与传统的语文、数学等量教育,既能够淡化“应试教育”,又能够让“法制建设从娃娃抓起”,这不仅可以减少校园暴力,又能够让法制中国“长治久安”.